图片系列
亚洲色图
欧美性图
自拍偷拍
激情图片
小说系列
都市激情
武侠玄幻
校园春色
强奸乱伦

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永久发布:bws9933.com

荒原上的这场剑雨落了许久,三皇子右臂被斩断,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下属一个个倒在这场杀戮里,内心和恐惧和痛苦占据,偏偏又迈不出一步。

  许多修为不高的手下很快被洞穿了生死,饮恨而终。只有极少高手各展绝学遁逃出去,没有人再去理会三皇子。

  而那些铁器似乎听得懂林玄言的话,于是没有主动去攻击三皇子。那把砍断了三皇子手臂的菜刀在舔了一口血之后尤为雀跃,仿佛回到了许多年前,他还是一柄名剑,配在一个青衫侠士的腰间,轻舟一渡,快意恩仇。如今上一代主人的容颜早已模糊,刀口舔血的感觉也恍如隔世。

  这一战之后,它们势必会被视为不详,甚至作为餐具的价值都没有了。

  但是没有谁会后悔,因为这一日之后,它们已经不同了。

  雪原之上,林玄言抱着裴语涵渐行渐远。

  裴语涵虚弱地搂着他的脖子,脸靠在他的脖子上,林玄言抱着她的腿,走过雪原。

  林玄言不说话,她便也低着头,过了会儿,她想起方才的场景,总觉得有些尴尬,想开口说些什么,结果传来啪啪两声。她吃痛地嗯哼了一声。自己的屁股被林玄言重重地打了两巴掌。

  裴语涵想说的话咽回了肚子里,一句话都不敢说。

  寂静的雪原上啪啪啪的声音有节奏地响着,裴语涵搂着他的脖子,仍由他一边抱着自己一边打自己屁股,可以想象,她那挺翘得不像话的娇臀,此刻臀肉被打得隔着长裤不停轻晃,一颤一颤地掀起一阵香艳的肉浪。

  莫说此刻修为被封,即使是修为鼎盛,面对师父的责罚,她也不敢用法力去抵挡,只能由着自己的挺翘娇嫩的屁股承受着一记又一记的巴掌。

  她趴在林玄言的肩上,没有主动求饶,只是听着一声声啪啪啪的娇羞声响,感受着后身传来的火辣辣的疼痛和一丝异样的感觉。

  她忽然想起了那个同样风雪交加的夜晚,她当着他的面对着阴道主撅起了屁股,说着淫词浪语仍由其掌掴的情景。那时候她无可奈何,只能由着林玄言把自己淫乱受罚的情景看在眼里。

  许多年前,她还是一个真正的清冷剑仙的时候,她根本无法想象自己能对着一个憎恶的人撅起屁股。

  但是她能感觉到自己变了,自己坚定的意志被季易天仅仅一个月的诱导和调教就濒临崩溃,再加上后来更加变本加厉的玩弄训诫,之后做许多事情的时候,她非但不觉得害羞,还有些习以为常了。

  那其中很多事情,她都缄口不言,更不敢让林玄言知道,她希望在他心中,自己永远留着清纯的那一面。

  而今天被他在荒原上狠狠地打着屁股,许多被调教的往事纷至沓来,冲击得她目眩神迷,一声声啪啪的声响更是犹如雷鸣扎在耳畔,那丰嫩的臀肉被打得不停颤抖,她内心却像是春水乱漾。

  这本该是多羞人的事情呀。

  她不经又想起当初让林玄言罚跪,然后用竹条打自己手心的场景,现在想来那时候应该很可笑吧,他会不会记仇了呢,想着以后真相大白之后狠狠地打自己屁股泄愤?

  不过说到底还是自己太不懂事了呀。

  昨晚他就对自己说过,以后无论如何都要把自己放在第一位,绝对不可以优柔寡断,要是自己再不听话就打烂自己的屁股。今天自己这么不听话啊,不仅差点害了他,还差点被三皇子锁上狗链,扒光衣服硬生生牵回皇宫,比起这个,被自己师父打着屁股抱去老井城已经是多么幸运了。

  裴语涵脸颊微红,并拢的双腿微颤,小腿被林玄言搂着,巴掌撞击臀肉的声音还在继续,她长袍在那场大战中被撕裂,如今只穿着一件如今青青灰灰的贴身衬衣,她胸脯贴在林玄言肩下的位置,随着林玄言的惩罚也一颤一颤的,她甚至能感觉到乳尖缓缓建议,透过衣衫摩挲着他的胸膛,似乎随时都要裂帛而出。

  一路过去,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,只是沉默而快速地穿过冰冷的雪原。

  等到临近老井城的时候,裴语涵已经不知道被打了多少下了。

  「知道错了么?」林玄言终于开口。

  裴语涵乖乖点头:「知道了。」

  林玄言点点头:「嗯。」

  然后啪得又拍了一击,脆响里裴语涵秀眉紧蹙,咬着嘴唇,鼻间轻轻哼了一声。

  马上就要入城了,街道上肯定行人,在野外无论被如何惩罚她都可以忍受,但是要是入城之后还是如此,她以后颜面何存呀。

  裴语涵求饶道:「师父我真的错了,以后我一定听话,无论如何都听话好吗?」林玄言道:「错了就要挨打。挨打时候态度一定要端正,你以前用竹条打我手心的时候不就这么说的吗?」

  裴语涵心中一惊,心想果然是那时候记仇了呀,她马上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,道:「那能不能先不打,等会入城了,太丢人了……」林玄言又是一巴掌打得她秀眉蹙起,他淡然道:「那你要是被轩辕帘牵着狗链子进城就不丢人了?」

  裴语涵羞红着脸垂下了脑袋,覆着亮莹莹眸子的睫毛轻轻颤着。

  对于林玄言的训诫,她有些害怕又有些期待,就像是自己一下子回到了几百年前,露出了小女儿一般的样子。那时候师父也是这样惩罚自己的呀。

  而在林玄言心中这和几百年前是不同的,那时候她只是个身材干瘪的小女孩,如今前凸后翘,身材曲线玲珑,手感极佳。

  林玄言道:「看样子你认错态度还是很差。」

  裴语涵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。她张了张口,委屈道:「我真的知错了,以后我绝不会这么软弱的。」

  林玄言不理会她,只是停下了拍打的动作,手来到了长裤的边缘,手指一勾,将她的裤带轻轻勾起。

  裴语涵心中一凉,心想难道他要……不会吧……察觉到林玄言的动作之后,裴语涵芳心乱颤,又是恐慌又是娇羞:「师父……不要,我错了呀……不要脱下来……啊……我真的错了。」她开始拼命挣扎,但是小腿被林玄言死死地箍着,动弹不得。她拳头虚弱地打在林玄言的背上,试图挣脱下来。

  林玄言重重地拍了一下,白色的绵软裤料被打得一阵褶皱,他严厉道:「老实一点。」

  裴语涵挣扎果然微弱了许多,她默默地感受着一根手指游鱼般购入自己的裤带,她身子一紧,微微蜷缩,俏丽的脸颊写满了绯色。

  「不要……」

  「我错了……」

  裴语涵贴着林玄言的耳畔软语央求着。

  忽然,身后一阵飕飕的凉意。

  她意识到自己的裤子已经被扒了下来,褪到了大腿中部。

  月白色的丝薄亵裤包裹着布满巴掌印的绯红娇臀,一如荒凉雪原上摇曳绽放的北极罂粟。

  耳畔已可渐闻人声。

  进城了。

  难道自己要被师父在大街上光着屁股打么?她连忙用袖子捂着自己的脸,如瀑长发垂在两侧,无地自容的她想把自己埋在长长的头发里。

  啪!

  裴语涵嘤咛一声,轻声呼痛。